首页 >  宅祠墓馆 >  伍氏村落 > 正文
四九镇下坪村委会坡厚村
台山市四九镇下坪村委会以及附近村委会的普通村民,每天晚上7时左右,便聚集在村头以歌会友。这个习惯,他们坚持了10多年了。因为对音乐的热爱,这群乡村“音乐家”走到了一块,成立了坡厚曲艺社。
  这里,能听到各种各样的音乐,有经典的粤曲、激情的革命老歌、地道的台山“卖鸡调”……普通的农民奏出了悦耳的音乐,歌喉里唱出了迷人的音调,音乐回荡在乡村的上空,让人感觉奇妙。
  据该曲艺社的社长伍国栋介绍,曲艺社的成员都是中老年人,最老的将近70岁了。曲艺社早期的成员是下坪村委会坡厚村的村民。一直以来,村里有几位村民特别爱好音乐,三三两两在田野间一起玩乐器、唱粤曲。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甚至把附近各行各业的音乐爱好者都吸引过来,这样曲艺社便成立起来了。社员因为音乐才聚在一块的,从来不求工资回报。曲艺社表演的收入全部都用于制作服装、道具等方面。村民所玩的乐器,都是由村民自个儿掏腰包,花几千元买的。发展到今天,曲艺社已经拥有社员40多人。曲艺社在节日期间常到各村登台表演,也参加台山市各项曲艺大赛,多年来获奖无数。
  60岁出头的黎姑是曲艺社里的“顶梁柱”。家住四九镇圩的她,每天晚上都带着1岁的小孙女,步行30分钟到曲艺社唱歌。她唱的都是自己编的“卖鸡调”。她说:“我爱写歌,也爱唱歌。用台山话唱,唱的都是台山的新发展。用音乐的形式表现社会、人们生活的变化,歌颂生活的美好。”
  60多岁的伍家业是一位盲人,同时也是曲艺社的小提琴手。每天晚饭过后,他都会拿着擦拭过好几遍的小提琴坐在村头,等待每一位社员的到来。他说:“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曲艺社晚上的聚会。有最爱的音乐,还有最好的朋友。没有什么比跟大家一起唱歌、拉琴更快乐的了。”
  农民心声
  曲艺社的副社长雷伟佐说,近年来,加入曲艺社的村民越来越多,支持曲艺社发展的海内外热心人士也不少。曲艺社经常受邀表演,名字也原来越响亮了。雷伟佐笑道:“这也是通过我们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宣传、弘扬广东音乐。我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更多支持我们,给更多机会,让我们走遍台山各地表演,打响招牌,才能有更多热爱音乐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
 
曲艺社的社员每天都在村头开“音乐会”,大家一起唱歌、拉琴,感觉很快乐。
 
  有这么一群音乐爱好者,每天晚上7时左右,便聚集在村头以歌会友。这个习惯,他们坚持了10多年。
 
  有这么一群音乐爱好者,即便只是最普通的农民,也会毫不犹豫地掏出3000多元来购买乐器。这种热爱,他们坚持了半辈子。
 
  这群生活在台山市四九镇下坪村委会的普通村民,因为对音乐的“发烧”,他们走到了一块,成立了坡厚曲艺社。近日,记者采访了这群音乐“发烧友”,探访了他们的“音乐殿堂”,聆听了他们与音乐的故事。
 
  文/图 见习记者 陈素敏
 
  A
 
  乡间曲艺社
  主角是农民
 
  晚上7点半,四九镇下坪村委会坡厚村村头的旧屋子里,聚集着一群村民,他们肌肤黝黑,衣着朴素,看上去就跟一群普通的农民没什么两样。
 
  随后,他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宝贝——扬琴、唢呐、小提琴……他们仔细地拭擦,像是对待什么宝贝似的,动作轻柔。随后,他们认真地调试音色,摆好架势后,从这群普通农民的手中奏出了悦耳的音乐。音乐回荡在这个旧屋子里,让人感觉神奇。
 
  原来,他们就是今晚乡村交响乐的“演奏家”,也是这个音乐故事的主角们。
 
  40岁出头的李健强是一个生意人,同时也是曲艺社的一份子。他回忆道,自己已经记不清究竟是哪一年加入到曲艺社了。他说:“将近有十年了吧。白天工作,晚上就在曲艺社聚会。偶尔玩玩乐器,兴致来了也会唱几首歌。这种气氛特别好。”
 
  据曲艺社的社长伍国栋介绍,曲艺社大部分的成员都是坡厚村的村民。一直以来,村里有几个村民特别爱好音乐,三三两两在田野间一起玩乐器、唱粤曲。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甚至把附近各行各业的音乐爱好者都吸引过来,这样曲艺社便成立起来了。发展到今天,曲艺社已经拥有社员30人。曲艺社在节日期间常到各个村登台表演,也参加台山市各项曲艺大赛,多年来获奖无数。
 
  B
 
  每天坚持开村头“音乐会”
  曲艺社即便没有接到任何表演邀请,他们仍然会坚持每天在村头开“音乐会”。
 
  经典的粤曲、激情的革命老歌、地道的台山民谣……在这里都能听到。音乐会每晚持续将近3个小时。
 
  50岁出头的雷翠嫦是曲艺社里的“年轻人”。5年前,她对音乐还毫无认识,如今,她已成为这儿的当家花旦。白天,雷翠嫦自己购买一些音乐CD,在家里模仿、学习。晚上,她就来到曲艺社,跟现场的乐器配合。她说:“这里的人对音乐非常认真、严格。唱得不好,唱得不对,他们都会一一说出来。我虽然是业余的,却一点儿都不马虎、懈怠。”
 
  伍国栋说:“只要你愿意,就能参与到我们的音乐会中。不会唱歌、不会弹琴都不要紧。相信到了我们这里,很快就能成为爱音乐、懂音乐的人。”
 
  曲艺社的副社长雷伟佐说:“希望通过微薄的力量去宣传、弘扬广东音乐。这也丰富了村民的生活,来这里唱唱歌、弹弹琴,总比在家里打麻将要好吧。”
 
  C
 
  自掏腰包玩音乐也快乐
  雷伟佐向记者介绍,曲艺社的成员都是中老年人,最老的将近70岁了。早在文化大革命前,老一辈的村民曾经在生产队里的文化室学习各种乐器,从此与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说:“大家都是因为音乐才聚在一块的。曲艺社表演的收入全部都用于制作服装、道具等方面。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发工资,甚至还要村民自己掏腰包,花几千元购买乐器,可是这么多年来,大家从来没有怨言。”
 
  60多岁的伍家业是坡厚村村民,自幼家境贫穷,更不幸的是在他4岁那年,一次急病使他双目失明,终生残疾。伍家业没有妻儿,大半辈子都是一个人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所谓的家也十分简陋,除了日常所需的几件家具外,没有太多的摆设。他的生活也只能靠在国外工作的大哥和嫂子接济。
 
  伍家业回忆,他18岁就开始学拉小提琴,至今将近40年了。由于看不见乐谱,对于音乐,他靠的是感觉和脑子。他说:“要学新乐曲,就一定要死记硬背。曲艺社的社员帮我把音乐录下来,回家后,我反复听,在心中形成大概的乐谱,再跟着录音带练习。”
 
  伍家业向记者感叹,他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曲艺社晚上的聚会。每天晚饭后,他都会拿着擦拭过几遍的小提琴坐在村头,等待每一位社员的到来。他说:“有最爱的音乐,还有最好的朋友。没有什么比跟大家一起唱歌、拉琴更快乐的了。”
 
 
 
《江门日报》2010-12-2日 C2版 【 石花纵横 】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伍岗村改为伍岗社区委了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

更多 关注焦点

精彩图文

论坛新帖
热门图片
热门视频
功德榜
腾讯微博

gs.gif 非经营网站
备案信息
baojing.gif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wenm.gif
中国文明
传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