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伍氏文化 >  书法绘画 > 正文
“怪才”伍延文:以画入字 破立人生

 

 1.jpg

 伍延文作品《弯弯的思想有弯弯的味道》

 3.jpg

  伍延文创作现场。周豫 摄

1.jpg

 《鱼死网破》

4.jpg

《纯真的记忆》

 不久前,“当代书画艺术丛书”之一《中国出了个“怪才”艺术家——伍延文》作品集由岭 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伍延文的“伍氏创意独创书法艺术”真实而客观地颠覆了某些传统,他的“叛逆大写意中国画”也在某种层面上展现出自身的“活着不定的思 想”以及“永远不定的新符号”。

 作为一个广告创意人,从他的书画中可以读到伍延文的创意态度、艺术符号、思维模式和生活故事,国家 文化部艺术人才中心将他纳入到“影响中国100位艺术大家”中,也被业内称为“怪才”艺术家。他坚持自我和拼搏的经历令人惊诧不已,敢于冲破固守成见的勇 气也令人钦佩,“三分活着七分思考”这种活着的状态是当代中国艺术家最真实的声音,也是现实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

 几经生死 离经叛道的“冲动”人生

 第一眼看到伍延文,让人误认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久经岁月洗礼的“老人”。交谈后才得知,对于才不过40岁出头的他而言,在“幸”与“不幸”之间蜿蜒徘徊的人生种种,如头上一抹银霜,带给他的是过早体会生活艰辛后的坦然、平静和思索。

 伍延文有幅书画作品,名叫《弯弯的思想有弯弯的味道》,在线条和空间的微妙变化之间,让观众的思想、气质和作者的画面、感受遭遇一场“偶然”,为某一瞬间的 凝视找到理由,让大脑的冲动和现实的境遇“相会”。反观伍延文的求学、工作经历不难发现,冲动和现实,就如同他人生拉力赛的两头,不过“冲动”这个“疯 子”常常占据上风。

 伍延文笑着对记者说,他便是那种行动老实、骨子里却“吊儿郎当”的人,就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不走寻常路”、 “我可以改变世界”小时候在伍延文的脑子里像发了芽疯长的树苗,让他“离经叛道”、好强冲动。初中时的他便开始用铅笔临摹诸如琼瑶小说、《读者》、《知 音》中的各种插图、看着高中报考美院的同学画画“心里直发痒”,便将湘西老家卖米用来交学杂费的钱偷了去报考湖南师大美术培训班,交了学费的他身无分文, 三天没有吃饭,最终晕倒在画室里。“人生总是在不幸的时候给你留一条路,当时一位易老师看到我画的油画,说我的色彩感很好,想教导我,便把学费退了,还让 我免费上课。”现在伍延文回忆起来依然对那位老师心存感激。

 命运常常就是那么喜欢捉弄人。当他只身来到广州、背着画板从花都往广州 美术学院方向徒步行走,走上天桥的他再次因为饥饿而晕倒在街头,当时在广美任教的李自健老师救了他。“他当时对我说,我救你是因为看到了你的画,你应该感 谢它们。”随后,他便插班进入广州美术学院进行美术教育专业的学习。

 在广美的日子里,伍延文勤工俭学,曾经在学校对面的川菜馆当洗 碗工,当时心里有着一种为了艺术理想的追求而目空一切的冲动和锐气,一心想做第二个“梵高或者是毕加索”的他心中一直有着想做一个超前艺术家的梦想,对于 中规中矩的美术教育越来越抵触。著名画家黎雄才先生当时在广州美术学院担任国画老师,因看中他对色彩掌控的天赋,还专门给伍延文“开小灶”,手把手当场画 了一幅画,“可惜当时的我年轻气盛,不懂黎老的良苦用心,也不满足于单纯在技法上的学习。”当时21岁的伍延文“大闹”广州美术学院,最后选择退学,并开 始走向社会。

 艺术青年的岁月是狂妄而肆意的,但终究还是会被生活所迫,为了生计,他开始画宣传画,继而阴错阳差地成为广告行业小有名气的创意人。虽然离开了传统的“艺术圈”,但潜伏在他体内的那种对艺术的狂热、极致的追求,让他一直无法放下成为艺术家的梦想。

 以画入字 三分“活着”七分思考

 首次看到伍延文的作品,无论是画面或是笔触,看上去都是杂乱无章的,刚开始很难读懂他画面的内涵,却又吸引观者将目光聚焦在他的作品上。有人用“穷岛屿之萦 回,列冈峦之体势”去形容伍延文的书画,他的作品用中国传统笔墨,将西方视觉艺术泼洒在宣纸上,自由奔放却搏动着生命力。

 伍延文创作一般是在下笔之前酝酿3—5分钟,一旦下笔挥毫,一两分钟就完成一副4尺书法作品。在他看来,真正的书画传播的不是传统的文人雅趣,而是一种思想、疯狂 和冲动,是一种真实的为艺术献身的态度。“我们追逐的不应该是一种风格、一个画派,也不是对技法的膜拜。我想,艺术的价值不仅仅是展现自我,更多的是应该 给人提供某种思想和活着的理念。”

 虽然职业是广告创意人,可伍延文骨子里一直是追求艺术的,他用“艺术卧底”来形容自己,“作为一个冷血级的词汇,很适合于表述我伍延文的生存体系”。

 伍延文坦言,自己创作书画的时候的确有点像个“疯子”,一拿起毛笔就喜欢乱写一通或者胡乱涂画,把前人大师们有规律、有错落的工整毛笔字写得飞扬跋扈、狂妄 不羁。自己也像个“怪物”,将一笔一画的毛笔字当作画来画。看他的书法作品《中国气派》便尤为与众不同,按理“中”乃“中庸之道”,他却认为中为最稳重、 最有力量之物,故以“山”形态绘之,远观如高山盘坐,泰然处之。“国”乃国家、家庭之意,暗喻“和谐”,他却标新立异,“国家之根本还在于人,这个国字, 里面如一人站立,举起手来满怀改造一切的勇气打开大门。”

 字如画、画如字,“伍氏创意独创书法艺术”真实而客观地颠覆了某些传统,“老祖宗有好的意境及思考技巧值得发扬,但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内心感受的抒发。”从他的书法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他的创意态度、生活方式、思维模式,甚至可以观一字知一人。

 他的书法作品“怪奇”,绘画也不例外,从他的作品中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思想和生活。作品《鱼死网破》,无论你将其看作眼球或是地球、还是一张撑开的网,都 有你的理解,它能一下子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并且乐于观看,让观众从观看到领悟,引导他超越图形想象的局限,从感悟到思考,让观众由此走进一个从想象到警示的 过程,或许你自己还未察觉到。

 三分活着七分思考,可以说伍延文是一个缩影。从他的书画中人们常常可以注意到一个现实多面性及矛盾的 世界,要你抛开世俗、拨开迷雾、冲破传统思维的束缚,跟随着你的冲动慢慢进入他呈现的世界。伍延文谈到自己书画的灵感来自于梦幻与现实的这种不断冲撞中不 可预见的本质,“平时留心地感悟其效果,并直接反映在作品上,所以在我的书画中能够看出某些生存故事和处世态度。这些有些是真实生活、有些是所思所想,只 是通过各种视觉艺术传递出来而已。”

 莫让艺术成为

 少数人的“阳春白雪”

 ■声音

 伍延文说,“当代艺术需要破、新、奇、胆,社会需要和谐,但艺术一旦太过和谐容易走入死胡同。”他自己创作作品都是到了不吐不快的时候,才用画笔一一“吐”出,用画笔释放自己,这些作品是自己多年来摸爬滚打的生活写照。

 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曾说:“在伍延文画中,依我看,还多出一种估算——迄今我想不出准确的词定义这种估算——就是:生命式的冲动表情,以及难以解读的情境和艺术前兆。”

 伍延文提到,他老是试想回到蔡元培先生“以美育代宗教”的时代,可能有很多人或因生活奔波而无暇顾及,艺术成了少数人的“阳春白雪”。“有很多人都曾经怀揣梦想,却前途茫然。”在他看来,艺术的可能性也潜伏于寻常人与那些试图成为“艺术家”的追求者身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

更多 关注焦点

精彩图文

论坛新帖
热门图片
热门视频
功德榜
腾讯微博

gs.gif 非经营网站
备案信息
baojing.gif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wenm.gif
中国文明
传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