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族务考究 >  人物研究 > 正文
伍子胥是屈原的楷模
    屈原的作品中,有三处提及伍子胥:一是《涉江》“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二是《惜往日》“吴信谗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后忧”;三是《悲回风》“浮江淮以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屈原在这三篇诗作中是否咏叹伍子胥呢?古今学者存在“是”与“否”两大阵营,否认者甚至否定了屈原作品的著作权。特别是在近代学者之中,对此争议颇多,至今尚无定论。
    王逸《楚辞章句》的《九章•涉江》注“伍子逢殃兮”时说:“伍子,伍子胥也,为吴王夫差臣,谏令伐越,夫差不听,遂赐剑而自杀。”郝志达《楚辞今注今译》(1)注释说:“伍子,即伍子胥,伍员,为春秋吴王夫差臣,曾劝说吴王拒绝越国求和并停止伐齐,后被疏远,以至遭到吴王赐剑而死的下场。”汉代的王逸及宋代的洪兴祖、朱熹等诸家均认为,屈原作品中的伍子即指伍子胥,而且与屈原负谗、见疏的遭遇相似,因此认为屈原是赞叹伍子胥的。但到宋理宗时期,魏了翁《鹤山渠阳经外抄》载:“《九章•涉江》言:‘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此正引奢、尚而言。王逸陋儒,顾以为胥,又谬矣。”魏了翁认为此处的“伍子”指伍子胥的父亲及其兄。并将伍子胥称为“国贼”。魏了翁不仅否定了王逸的说法,而且推论《悲回风》、《惜往日》这两篇提及伍子胥的诗作为宋玉或景差之作。自此以后,将屈原是否咏叹伍子胥的问题越说越复杂了,而且牵扯到屈原作品的著作权问题及屈原思想问题。
    魏了翁所说的“奢、尚”是何人呢?吴广平《白话楚辞》(2)说:“伍子,即春秋时吴国大夫伍员,字子胥,楚大夫伍奢次子。楚平王七年(公元前522年),伍奢因犯颜忠谏楚平王而被杀,他的两个儿子中,大儿子伍尚被抓,小儿子伍员(伍子胥)则历尽艰险逃奔到吴国。”由此可知,魏了翁以“伍子”指伍子胥之父伍奢和其兄伍尚二人。
    刘永济《屈赋通笺》(3)说:“此伍子当属伍奢。奢因谏平王不应信费无忌太子建,为平王所杀,谓之为忠,允无愧色。”并说伍子胥“乃楚之逆臣,屈原决无以忠评之之理”。此处的费无忌,《左传》载为费无极,《史记》载为费无忌,实为一人。刘永济与魏了翁的说法大同小异,相同的是都否定屈原的《悲回风》、《惜往日》的著作权,不同的是魏了翁把《九章•涉江》中的“伍子”指为“奢、尚”父子二人,而刘永济只指伍奢一人。
    赵逵夫《屈原与他的时代》(4)一书的《伍子胥与伍子》一文,亦是否定屈原咏叹伍子胥的观点。他在文中说得更直截了当:“伍员(子胥)的曾祖父伍参、祖父伍举、父伍奢、兄伍尚及员本人数代为楚臣。他父亲及哥哥因奸臣费无极的谗害被平王所杀。他逃奔于吴,后率师伐楚、破郢,鞭打平王之尸。吴军淫辱楚臣的姬妾。楚昭王出之,楚国几乎亡国。屈原是楚宗臣,对楚国有着深厚的爱恋之情。他虽屡受打击而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祖国,直到一死。试想:以屈原的这种思想,他能以伍子胥自喻、奉伍子胥为楷模吗?”因此,赵逵夫也认为屈原不会咏叹伍子胥,而且认为《九章•涉江》中的“伍子”即指伍奢,进而推定《惜往日》、《悲回风》这两篇决不是屈原的作品。赵逵夫与刘永济的说法如同一辙。
    对魏了翁、刘永济、赵逵夫等人的说法持反对意见的学者也很多。今人戴志钧《读骚十论》(5)中,有《关于屈赋中伍子胥的问题》专论,可谓肯定屈原咏叹伍子胥的力作。从“怎样评价伍子胥这个历史人物”、“屈原能否称赞伍子胥”、“屈原为什么要咏叹伍子胥”三个方面进行论证。在该文中,还从司马迁《史记•伍子胥列传》、东方朔《七谏》、刘向《九叹》、王逸《九思》等史籍及文献记载进行考证,认为司马迁等诸家“都是从伍子胥是吴国的忠臣,敢于冒死直谏的角度来称许他的。恰恰在这一点上他们找到屈原同伍子胥的联系”。又说:“在‘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这一点上,屈原同伍子胥的遭遇何其相似!诗人以伍子胥遭遇自况,比喻何等恰当,用意何等深刻,这里融注了多么深痛的爱国情思!……非屈原大手笔恐难属了。”并说《九章》中的《涉江》、《惜往日》、《悲回风》“这三篇提到伍子胥的作品,都是从他是吴国的忠臣的角度来写的。这同先秦两汉史书上记载伍子胥的主要事迹是吻合的”。戴志钧力主《涉江》等三篇诗作是屈原的作品。他还在文中对魏了翁、刘永济的观点逐一进行了反驳。
    吴广平《白话楚辞》(6)也是力主屈原咏叹伍子胥的。他在注释中认为,伍子胥在吴王夫差时,劝吴王拒绝越国求和并停止伐齐,但忠而被谗,遭费无忌陷害,逐渐被疏远,后吴王赐剑命他自杀。吴王不用伍子胥计,伍子胥死后不久,吴国即灭亡。显然,伍子胥奔吴是逃避祸难;引兵攻楚,掘墓鞭尸,是为了复仇而惩罚暴君(楚平王是昏庸暴君),具有正义性。所以司马迁称他为“弃小义,雪大耻”,“隐忍就功名”的“烈大夫”。同时,吴广平说:“某些楚辞学者说伍子胥是‘弃国投敌’,是楚国的‘叛臣’、‘国贼’,是不恰当的。伍子胥作为一个政治家,其一生活动主要在吴国,对吴,他是忠臣。在‘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这一点上,屈原同伍子胥的遭遇非常相似。因此诗人要咏叹伍子胥。那种认为屈原‘忠君爱国’,与伍子胥思想与行事‘南辕北辙’,不会讴歌伍子胥的观点,是简单片面的。而因为《涉江》、《惜往日》、《悲回风》三篇作品咏叹了伍子胥,就认为不是屈原的作品而是伪作,更是缺乏说服力的。”
    张正明认为伍子胥是杰出的爱国者,屈原是以伍子胥为榜样的。张正明《楚史》(7)说:“周代的爱国者所爱的国有三类:其一是乡国,即出生之国;其二是君国,即奉仕之国;其三是祖国,即《尚书•禹贡篇》所谓九州之地。伍员虽不爱乡国,不爱祖国,然而深爱君国,所以是杰出的爱国者。”因此,张正明列举《涉江》“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说:“这是把伍员与商代杰出的爱国者比干相提并论”。并说《惜往日》、《悲回风》中屈原提及伍子胥的诗句,“是屈原要把伍员作为榜样,不惜以身殉国”。
    陈子展《楚辞直解》(8)亦是主张屈原咏叹伍子胥的。他以《战国策》、《越绝书》、《吴越春秋》、《史记•伍子胥列传》等史籍记载为依据,反驳魏了翁、刘永济等人对伍子胥“国贼”、“叛臣”的说法,称赞伍子胥“是一个功名永垂后世的烈大夫”。
    屈原的确咏叹了伍子胥。从《伍子胥列传》中可以看出,司马迁评价其“名垂于后世”。而且从屈原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涉江》“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屈原将伍子胥喻为比干。比干因犯颜强谏,被商纣王剖腹挖心而死,其遭遇与屈原类同,而且也是一个爱国者。《悲回风》“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洲渚兮,悲中徒之抗迹。”《惜往日》“吴信谗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后忧。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君寤而追求。”文中的申徒即指殷未贤人申徒狄,介子即指春秋前期晋国忠臣介子推。屈原在作品中将伍子胥与申徒狄、介子推相提并论。介子推曾随晋公子重耳(晋献公之子,后继位为晋文公)流亡国外十九年。后重耳返国继位,赏赐跟随流亡的臣士,却忘记了介子推。介子推隐居绵上山(今山西介休县)中,后来晋文公想起了介子推的功劳,派人寻找并请他出山,他始终不肯,晋文公放火烧山逼他出来,介子推坚决不从,结果抱着一棵树而烧死。申徒狄曾多次向纣王进谏未被采纳,后抱石投河而死。由此可见,屈原的遭遇与比干、介子推、申徒狄、伍子胥均有相同之处,都表现在为国竭忠尽智,宁死不屈,则直不阿。屈原将伍子胥视为忠臣,因此,在作品中三次咏叹伍子胥。再说,《史记》等古籍视伍子胥为忠臣、爱国者。因此,屈原在《涉江》、《惜往日》、《悲回风》中再三咏叹伍子胥。
 
   【湖北阳新县王英镇人民政府:伍淑成供稿】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

更多 关注焦点

精彩图文

论坛新帖
热门图片
热门视频
功德榜
腾讯微博

gs.gif 非经营网站
备案信息
baojing.gif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wenm.gif
中国文明
传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