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轶事 >  轶事记闻 > 正文
伍氏父子反扒传奇
   回去二三十年,“小伍”的名头在江城有着相当的响亮度,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旦提起他来,那故事便讲得绘声绘色,可说是神奇加传奇。而“毛焦火”一听到他的名字,首先便胆怯三分。     “小伍”何许人?享誉江城几十年的反扒能手伍惠奇是也。如今六十有六的他虽早已成为
   老伍,但“小伍”这一名号仍在,只不过用来特指他的儿子伍利国。     “毛焦火”又是谁呢?据说这一称谓源于两个扒手之间的一次对话,甲说:“今天搞得我毛焦火辣。”乙问:“为么事?”甲答:“我在车上正要下手,突然上来一个角(警察),硬是没有搞成。”乙安慰道:“是蛮让人毛焦火。”不知是不是偷成了习惯,乙扒手连成语中的辣字也偷了去。渐渐地,“毛焦火”成为扒手的代名词。     伍氏父子的江城故事就围绕反扒展开。       老伍:神勇三十年     先说老伍。     还在汉阳23中读初中时,伍惠奇便因擅长长跑而被市体工大队相中,但不巧的是,刚在市中学生运动会上拿到了万米长跑的第一名,左脚便骨折了。休养一段时间后,恰逢市公安局八处招人,20岁的伍惠奇成了一名人民警察,给一位市领导当警卫员。     1963年,市公安局十三处(后来的九处)成立反扒队,陆续从局内抽调了一批精兵强将,24岁的伍惠奇就此转行。虽然离自己当一名破大案的刑警这一目标有些距离,但毕竟是调入刑侦处,他欣然前往报到。     今年12月下旬的一天上午,在位于汉阳十里铺的家中,伍惠奇回首自己的反扒生涯时,认真地对记者说:“我还真的不记得抓获第一个扒手时的情形。”     刚到反扒队那会,他每天都往车站码头跑。刚开始,带他的老同志常会悄悄对他说“这个人蛮可疑”、“那个人可能是扒手”,可在伍惠奇眼里,他们和其他乘客没什么两样。但事实上,那几个被盯上的人最后还真的被他抓了现行。伍惠奇在庆幸之余,暗下决心:一定要练出一副识别扒手的火眼金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要论起人最拥挤的地方,莫过于公共汽、电车的车厢了。伍惠奇为了练本事,有事没事地乘车,武汉三镇到处跑,有时瞄准一个目标,他会跟随对方频繁地上下车,对方上前门,他就往中门跑,对方站在车厢中部,他就守在后门处。遇到车上人太多,身高仅1.68米的他便常常踮起脚来从后往前看。     有一次,他在水厂路公交车站发现了一个穿西装裤的疑似扒手,一辆1路汽车进站后,对方环顾左右后跟着人群挤上了前门,头戴草帽的伍惠奇见状也相跟上车,然后在中门边站定。车到宝丰路时,“西装裤”冷不丁地冲下车去,伍惠奇也毫不犹豫地跳下了车。不一会,“西装裤”又挤上一辆2路汽车,伍惠奇也一步不落地上了同一辆车。哪知车到航空路时,“西装裤”又突然下车,伍惠奇情知对方已得手,便不顾一切地往车下挤,边挤边操着一口河南腔道:“大哥大姐快让个道,    我坐过站了。”边上一位男乘客出言不逊道:“个乡巴佬,像没有坐过车的,开荤。”伍惠奇心想:我是乡巴佬?我没有坐过车?恐怕你一辈子也比不过我坐的车多。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跟上前去,在武汉饭店附近将那扒手抓住。     在伍惠奇30多年的反扒生涯中,共抓获扒手4000余名,因此许多扒手都畏惧他。扒手上车是为了做贼,而伍惠奇上车是为了抓贼,由于“小伍”识扒抓扒的功夫了得,武汉三镇的扒手都避免与他同车“作业”。而对伍惠奇来说,哪条线路扒手出没多,哪个地段生活的扒手多,什么时段扒手多,甚至扒手的帮派分布及技术流派,他都清楚得八九不离十,例如武昌紫阳路一带的扒手擅长“弹螺丝”(解扣子),汉正街附近的扒手很会“翻山”(掏内口袋),而下陈家湖一带的扒手则经常赶“露水集”(偷早班车)。掌握了这些规律后,伍惠奇破起那些疑难失窃案来更加得心应手。     因为反扒,伍惠奇成了名人;因为伍惠奇,三镇的扒手遇到了克星。上世纪八十年代,伍惠奇屡获殊荣,“反扒能手”、“侦破能手”、“模范刑警”、“劳动模范”等称号是省市两级政府和职能部门对这位反扒高手的认同。      小伍:终承父业     时光荏苒,当年的“小伍”已成了老伍,而老伍的次子伍利国已成长为了“小伍”。     36岁的伍利国西装革履地出现在记者面前,他个头不高,戴一副浅近视眼镜,看上去儒雅得像学子,精干得如生意人。但偏偏儒雅且精干的他子承父业,也干上了反扒这一行当。     伍利国早在13年前便当上了警察,但直到前年7月才开始从事反扒工作。何故?     8岁那年的一个星期天,正读小学二年级的伍利国随父亲到钟家村路口的祁万顺酒楼过早。突然,父亲对伍利国说:“你自己吃吧,我有点事。”说罢飞也似地向24路公汽车站跑去。到了晚上,伍利国问起白天的事,父亲告知发现了一个扒手,所以跟了过去,后来在汉口将他抓了现行。伍利国津津有味地听完后,歪着脑袋对父亲说:“爸爸,你好傲啊,我长大了也要抓扒手。”     1993年,伍利国进了公交公安分局,他满以为实现诺言的机会来了,谁知伍惠奇一个劲地反对他搞反扒,理由有两条:一是个头太小,担心他吃亏;二是反扒工作没日没夜,怕他将来顾不了家。伍利国心里说:“你也只比我高两厘米,还说我块头小。”但因为打小就佩服父亲,他没有“强攻”,而是等待“智取”的时机。     伍惠奇反扒是一把好手,喝酒也不含糊。2004年春节,平素很少沾酒的伍利国破天荒地与父亲对饮起来。酒过数巡,小伍冷不丁地问道:“爸爸,‘三楼’是么意思啊?”老伍脱口答道:“就是上衣上面的荷包。”“那平层是么意思?”小伍接着问。“就是上衣下面的荷包。”老伍接着答。“那不裤子荷包就是地下室?”老伍连声道:“对,对!”但随即他像醒了惶似地问小伍:“这些扒手的黑话你是么样晓得的,你问这些搞么事?”小伍说:“你写的讲义上,内容比这还多。”顿了顿,他实话实说道:“我要搞反扒,还要拜你为师。”不知是酒精发挥了作用,还是儿子的执着打动了他,反正那晚父子俩谈了很久。     这年7月,伍利国如愿以偿,成为公交公安分局反扒一大队的成员。     或许是从小耳濡目染,也可能是得到了父亲的真传,伍利国很快便进入角色,而且积攒下不少心得。     今年4月的一天,伍利国和搭档余润成盯上了4名福建籍扒手,当扒手们走进汉口某大型医院体检大楼后,两人担心跟长了暴露身份,便让闻讯赶来的医院保卫科长跟了进去。不一会,4名扒手鱼贯而出,伍利国和余润成赶忙迎上保卫科长问情况,谁知那位中年科长一下抓住伍利国的领口道:“没想到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了,快把手机交出来。”原来,一位体检者的手机被偷走,等他发现报案扒手已经离去。而4名扒手中,一人个头较矮,剪着平头,穿一身运动服,而剪着平头的伍利国那天恰好也穿的是颜色相似的运动服。余润成见状,忙上前说:“你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他不是扒手,而是反扒能手小伍。”保卫科长一愣:“小伍?伍惠奇?他未必能返老还童?”伍利国一边掰开科长的手,一边解释道:“我确实是小伍,伍惠奇是我爸爸。”说完便和搭档一起冲了出去,在马路对面将4名偷得手机的扒手抓个正着。     今年盛夏的一天,小伍走进同济医院门诊大楼后,先排队买了本病历,然后找药房负责人要了几个空药盒和一个装药的塑料袋,一切准备就绪,他开始工作:进儿科出内科,转完外科到眼科,最后他拎着“药”,和同事一前一后地来到妇产科,只在候诊室扫了一眼,他便发现了一张似曾见过的面孔。在大脑储存的信息库中搜索一遍,他很快想了起来:这个年约30岁的女子曾被他的同事挡获过,隐约记得她的老公年初在一家麦当劳行窃时被抓,而她当时就在身边。想到这些,小伍与同事交换了个眼神,随即不动声色地在候诊室坐下。过不多会,一位患者嚷道:“我的钱包不见了,是谁偷了我的钱包?”那女子怕被发现,悄悄地将钱包放到失主的座位旁,但她的动作没有躲过小伍和同事的眼睛,在人证物证面前,那女子不得不承认。     从事反扒工作一年半,小伍起码有500天穿的是便衣。他说,自从到反扒队后,他穿警服的机会相当于过年,一年就那么次把。在商场,他会用袋子拎只空鞋盒假模假样的上下流连;在餐厅,他会点一盘菜吃上两三个小时;在集贸市场,他会手拿两条黄瓜转悠半天;而在汉正街,他则时常像个外来打货人,背着个小包在每个摊位与人讨价还价。     对了,前不久,小伍在“讨价还价”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扒窃团伙,这个在汉正街作恶多时的团伙被打掉后,他获得了市公安局的嘉奖。      父与子:同为隐身人     2002年12月31日,退休已3年的伍惠奇正在家里整理他的授课讲义,突然电话铃响。电话是检察院的一个熟人打来的,他称自己是受人之托,请伍惠奇出山。并说对方求贤若渴,让他明天就去上班。     请伍惠奇的是汉口的一家刚开业3天的大超市。原来,这家超市开业当天,生意虽然格外好,但损失也格外大,几十万元的商品不翼而飞。于是土生土长的超市负责人想到了当年名满三镇的“小伍”,经过辗转打探,终于找到了他。     “小伍”,不,应该是老伍出马了,第二天报到,他就被委以超市防损顾问的重任。而他刚刚到任,便产生了名人效应:一些原本与他有过交道的老“毛焦火”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伍哥,有你在这里,我保证不来给你添麻烦。”     到底是现代企业,超市既让他“顾”,又要他“问”,老伍刚上任便做了三件事,一是制订了值班巡查制度,二是为年轻的防损员讲“盯防”课,三是分头带着防损员们在货品柜架间转悠,利用实情实景来传帮带。几天下来,商品丢失的现象大为好转。迄今为止的3年中,超市的非正常损耗一直控制在标准以内。     有一次,一身休闲打扮的小伍走进这家超市,发现身着便装的老伍像顾客一样在商品架前转来转去,父子俩用余光相互扫了扫,算是打了招呼。     也许正是父亲对反扒情有独钟,才使伍利国铁心加入反扒行列的。     伍利国第一次执行任务,是在汉阳钟家村公交候车亭。其时,一个手拿报纸的男子移近一位候车女子的挎包,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慢慢趋前,睁大双眼,想趁那男子拿到赃物的瞬间抓个正着,可谁知对方突然停了下来,并迅速乘车离去。      难道是他发现了我?     当天晚上,小伍向老伍讨教。伍惠奇问:“你是不是跟他对了眼?”伍利国答:“他准备动手前抬了一下头,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这就对了,”老伍说:“盯扒手不能用正眼看,要用余光,表面上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笔打笔直地看倒他,他当然不玩了。”接着老伍给小伍出主意道:“你明天还到那里去,换一套行头,他肯定还会出现。”     翌晨,那男子果然又出现在钟家村候车亭,伍利国和搭档交替跟着他,一会武昌,一会洪山,今天汉口,明天汉阳,终于在第四天将刚刚偷了一位女大学生手机的他人赃俱获。     12月26日上午,记者随伍利国来到汉口火车站旁的一个公交车候车亭,想见识一下他的反扒功夫。不一会,他指着3个外貌特征明显的外地青年说:“这几个人刚才拉过一位女士的背包拉链,但没拉开。”“你看,那个戴眼镜的高个子围着站牌转了半个多小时,就是不上车,眼睛一直在打量上、下车乘客的荷包和背包。”记者顺着他努嘴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之人。或许“眼镜”也发现了小伍也在车站逗留了许久,便趁一辆公交车进站的当口,加速向车的前门跑去,然后突然停住脚步,侧身看了一眼小伍。面对试探,小伍没有上当,但直觉告诉他,这伙人已经警觉,短时间不会在此作案了。 
   小伍告诉记者,像这样空转一天是常有的事,虽然他至今没见识过有用手指在开水锅中夹分币这等高超扒技的高手,但现在许多扒手的心理素质和结伙作案能力比昔日扒手强得多,所以从事反扒工作的民警,既要斗勇,又要斗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

更多 关注焦点

精彩图文

论坛新帖
热门图片
热门视频
功德榜
腾讯微博

gs.gif 非经营网站
备案信息
baojing.gif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wenm.gif
中国文明
传播网